張穎,32歲,是重慶野人游泳探險俱樂部領隊。他還有一個更響亮的名號——中國徒手漂流第一人。5月份,他在凶猛的怒江中下游完成了250公里單人徒手漂流,而在此之前,還沒有人敢去嘗試。
  7月10日,重慶晨報記者來到北碚,見到了這位漂流達人。
  生活之中,他閱萬卷書
  初見張穎,你會覺得他和想象中的游泳健將有些區別——他並沒有孫楊那樣白皙的皮膚,而顯得十分黝黑。
  張穎的家,位於嘉陵江邊的一幢老房。走進他的卧室,最吸引眼球的,則是堆放在各個角落的書籍。
  “要外出游泳,必須對當地的環境、文化有所瞭解。”除了大量的地理、戶外探險等書籍,還有不少歷史、經濟、政治、傳記類書籍。
  除了看書,他還喜歡聽歌,尤其是節奏感強烈的搖滾樂。作為一名德國隊的球迷,他向記者推薦起德國的搖滾樂隊。一邊看書一邊聽歌,這幾乎成了他“水上生活”的全部。
  江河水中,防水袋是全部
  為了準備即將在武隆開始的漂流賽,張穎這些天一直都在加強訓練。10日下午,他來到北碚正碼頭,準備一展身手。
  換好泳褲,戴上泳鏡後,他會將書包、衣物等物全部放入防水袋里密封。隨後,用繩子將充滿氣的防水袋掛在腰間,做完熱身便可下水。
  “沒有防水袋,再平靜的水,我也不會去冒險。”和開車系安全帶、騎摩托戴頭盔一樣,防水袋是救命的。同時,它也是孤身前往江河中的漂流者唯一的伴侶。
  “最早,還是我爸帶著我去的。”十多年前,父親提議從北碚游到朝天門,累了就靠邊休息。張穎一聽,心想自己還未游出過北碚,便一口氣游到了終點。
  母親眼中,擔心也支持
  “你看他曬得像個黑人一樣,做母親的哪能不心疼。”張穎的母親程培濤,對於兒子的這份事業,既擔心,又支持。
  擔心,是因為張穎時常一齣門,就幾個月不回來。作為母親,程培濤總想著時不時給兒子打個電話,詢問一下兒子是否平安。不過,張穎去的地方,經常是沒有信號的無人區。有時就算是打通了,正與江河搏鬥的他也無法去接電話。
  對於兒子在極限運動中取得的成績,程培濤顯得很平靜,她知道自己無法勸孩子不去做這樣危險的運動,只能為他加油,祝他成功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王梓涵
  本版圖/重慶晨報記者 苑鐵力  (原標題:野人張穎 )
創作者介紹

住宅設計

dt17dtvi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